当前位置:主页 > mg电子游艺 >

“天价片酬”遭优爱腾联手遏制 片酬背后真正缓

发布时间:2018-04-10| 来源:未知 |

  面对行业共同的焦虑,优爱腾站在了同一阵线。

  近日(4月4日),优酷、腾讯视频、爱奇艺三大视频网站联合对外发布了《关于规范影视秩序及净化行业风气的倡议》,优爱腾三家枪口一致对外,将炮火集中在了影视行业明星天价片酬、劣迹演员、明星效应过分夸大等乱象上。这份倡议书无疑表明了优爱腾三家对广电政策旗帜鲜明的支持。

  近两年广电总局频频进行政策调控,“限娱令”“限韩令”“限星令”等政策相继发布。去年9月广电发布“明星限薪令”,规定影视剧中全部演员的总片酬不超过制作总成本的40%,其中,主要演员不超过总片酬的70%,其他演员不低于总片酬的30%。有意遏制明星天价片酬越演越凶的趋势。

  但随着明星流量、粉丝效应的加剧,影视行业制作成本迅速增长,明星片酬依旧维持一个相当可观的数字上,随着优爱腾三家联合倡议的出现,对明星天价片酬等行业乱象的遏制似乎真正找到落点。

  而视频网站的统一阵线,似乎不仅仅剑指明星片酬。视频行业内容版权的烧钱大战一直未停歇,以独家优质内容获取用户流量,进行广告业务和会员拉新,已经成为主流视频网站常规的商业运营方式。明星片酬的增加直接导致了头部影视版权费用的增加,劣迹明星则为影视作品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版权购买方直接受创。

  优爱腾的倡议书首先打击的是明星乱象、天价片酬,但背后牵动的是天价版权。

  只是蓝图美好,姿态得体,倡议能否真正落到实处还是疑问。

  天价片酬、劣质艺人,明星流量的“双刃剑”

  目前娱乐产业以明星流量置换舆论热度、粉丝经济已经是一个行业规则。而获得明星流量的代价就是天价片酬与明星契约可能被撕毁的风险。

  以时下关注度最高的两部头部大剧为例,2016年3月《如懿传》首次官宣,随后该剧明星阵容、天价片酬、版权价格、过审风波、上星难产等事件沸沸扬扬热闹了两年,2017年底该剧拿到发行许可证,但电视剧上星时间迟迟不能确定,并且陷入“审查难产”的泥沼里不能自拔。

  而媒体报道,主演周迅、霍建华的片酬达到5350万、5071万。仅两位主演的片酬成本就超过了1亿,而这份花销值不值?当然。周迅在国内电影圈是最具业务能力的女明星之一,演技备受认可,因其独特的气质,在主流观众中有相当的好感度。2014年以《红高粱》再度回归荧幕,豆瓣评分达到7.7分,成为2014年最受关注的头部剧集之一。

  周迅出现在《如懿传》中意味着剧集在内容质量上的保障,同时电影明星转战电视圈在传播层面上天然有流量小花、小生等不具备的公众认知度与舆论关注度。同样的情况还有章子怡的《帝凰业》、汤唯的《大明皇妃》,陈坤与倪妮的《凰权弈天下》。

  霍建华则在《花千骨》《仙剑奇侠传3》《长沙站》等电视剧之后成为国内一线中生代男演员,“老干部”人设风靡社交媒体时,霍建华是国内最具流量价值与商业价值的男演员之一。

  还未开播,《如懿传》微博相关阅读数达到10.6亿,讨论数超过108万,有粉丝建立微博账号专门倒数《如懿传》开播天数。而这部剧落地在版权价格上,网络版权单集售价900万,电视台版权单集600万,按其99集的剧集数计算,整部剧的版权收入接近15亿。

  同样屡屡无法确定上星时间的《巴清传》,该剧制作成本达到5亿,网络版权单集售价800万,此前唐德影视公告显示,公司在该剧投资占比达70%,仅首轮网台播映权就已获得超9亿元收益,即江苏卫视和东方卫视获得首轮播映权,费用合计4.65亿元;与优酷网签订的协议显示,如果《巴清传》最终在江苏卫视、东方卫视黄金档拼播首轮播出,单集授权费用调整为750万元,60集总费用合计暂定4.5亿元。

  即便《巴清传》的大部分流量话题来自于范冰冰,但是近日主演高云翔的劣迹事件几乎成为这部难以定档的头部剧集最后一根稻草。2014年广电总局发布“封杀劣迹艺人”相关通知后,明星严重的恶性事件对其作品几乎是毁灭性的打击。高云翔相关事件发酵后,唐德影视市值一度下跌近8亿,而《巴清传》上星则再生变数。

  随着网络舆论的发酵,明星劣迹的影响空前扩大。PGone事件几乎让《中国有嘻哈》营造的商业氛围归于虚无;薛之谦在经历一连串爆料之后流量价值迅速消退,商业形象大大受损;柯震东吸毒曝光后则让《捉妖记》临时更换男主角,同样被曝光的房祖名出现在《铁道飞虎》中,但前期电影宣传有意降低其存在感;白百合事件让她失去了国内小妞电影“女王”的地位,近日播出的《南方有乔木》其公众好感度大不如前;文章则在出轨事件后沉寂许久,略带试探性质的出现在各大电影中,但戏份不多。

  对于影视作品而言,劣迹演员的出现折损了公众好感度,甚至会对商业资本产生直接的创伤。在影视审核越来越严格的环境下,影视作品中出现劣迹艺人,加大了其过审难度,即便过审,或许由于发行时期与渠道的变动,导致作品被积压。尤其如《巴清传》等流量大剧,本就处于风口浪尖,牵一发动全身。

  优爱腾的烧钱大战背后,视频网站何时才能盈利?

  优爱腾的倡议书似乎透露出在明星流量的“双刃剑”下,视频网站的焦虑越来越大。版权价格屡屡窜升,视频网站想获得头部资源的独家版权,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这与资源具备的商业变现能力并不成正比。

  今年3月,爱奇艺赴美ipo,其公告显示,截止2018年2月底,爱奇艺付费会员规模达6010万,较2017年的5080万增长930万。其会员收入约达65.360亿元,占比37.6%,广告收入约达81.589亿元,占比46.9%。但会员付费与广告业务还并不足以盈利,爱奇艺2017年的营收173.784亿元,同比增长54.6%,而2017年净亏损分别为30.74亿。

  爱奇艺或许是主流视频网站中率先以内容资源带动用户流量的玩家,据媒体报道,2013年爱奇艺进行了一波资源圈地,相续拿到《爸爸去哪儿2》《我们约会吧5》等热门综艺,《爱情公寓4》、《武媚娘传奇》等流量剧集的独家网络版权,权费用近2亿。

  2015年开启会员付费剧《盗墓笔记》,这部剧为爱奇艺带来330万新会员,2016年爱奇艺获得韩剧《太阳的后裔》的独家版权,付费会员增加50%。

  优酷、腾讯也迅速开始了独家版权圈地运动,近一年资金投入越来越大。《三国机密》《三生三世枕上书》《如懿传》等的网络独播权落在腾讯视频,优酷获得了《烈火如歌》《美好生活》《恋爱先生》等剧集独播权,之后《巴清传》《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等也落地优酷。媒体报道,2018年优爱腾三家的版权预算分别达到300亿、 100亿、250亿。

  高额的版权支出与运营下,优爱腾三家营收成绩迅速上涨,独家内容刺激会员数增加。腾讯视频公布了截至2月28日的付费会员数据,总数达到6259万。2017年第四季度,其移动端日均活跃用户数达到1.37亿,继续保持行业第一。

  但营收的增加没有实现盈利,有消息称,2018年优酷和腾讯视频都作出了亏损80亿元的预算。

  同时随着内容制作成本的增加,获得的流量越大,自制支出成本也相继攀升。如2017年爱奇艺推出了自制网综《中国有嘻哈》,成为2017年最火爆的网络综艺,而其投资金额达到2.5亿,远超于一般网综投资体量。

  版权成本占据了多大比例,或许在芒果tv上得以体现。同样以会员付费与广告业务商业变现的芒果tv, 2017年营业收入约33.85亿元,较上年增长86%,净利润4.89亿元。获得收益的原因之一或许就是其在独家版权成本上远低于优爱腾。

  优爱腾此刻提出倡议书或许是它们心中真实的愿望,希望遏制天价片酬,从而间接为天价的版权费用降降温。但是市场对头部需求永远刺激演员片酬与版权价格的增长,优爱腾2018年版权剧比例分别占到整体剧集的55%、49%、47%,虽然嘴上说着遏制天价片酬,但版权战争不止,剧集价格就不会降低,那么天价片酬、过度的明星效应也依旧会存在。


上一篇:[公司]腾信股份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明起复牌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