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mg电子游艺 >

美退役上将撰文称“低当量”核武对世界安全构

发布时间:2018-03-23| 来源:未知 |

    《日本时报》网站2月26日发表了美国退役海军上将、曾任北约军事指挥员的詹姆斯·斯塔夫里迪斯题为《“低当量”核武器构成极高的威胁》的文章,摘编如下:

    克里斯托弗·克拉克在他追溯第一次世界大战起源的力作《梦游者:欧洲在1914年是如何走向战争的》一书中写道:“这些主角是梦游者,他们戒备而又熟视无睹,被梦困扰,却对自己即将带给世界的恐怖现实视而不见。”

    当久负盛名的慕尼黑安全会议2月18日结束时,许多长期观察人士普遍的感觉是:我们正在再一次梦游般走向一场没有人想要的冲突——这一次用的将是核武器。在这次论坛的谈论中,既有美国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建议的设立一处欧洲版关塔那摩湾来关押数以百计的叙利亚极端分子,也有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在挥舞一块伊朗无人机碎片时对伊朗外交部长发出的“你认识这个吗”的质问。

    到会议结束时,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认识到那种如今在形势的逼迫下似乎不断变化的国际机制。

    在战术性分歧(20世纪初的时候是巴尔干问题,而如今是叙利亚和中东问题)的刺激下,大中体量的强国越来越多地发生争执。地中海东部充斥了美国、俄罗斯、土耳其、以色列、伊朗、叙利亚和北约成员国的海上巡逻舰艇。俄罗斯与西方角力不断,关系难转圜。

    北极冰层正在融化。随着大量航道在越来越长的整个北极夏季中被发现,地缘政治野心获得实现的机遇上升。一众北约和欧盟国家(加拿大、美国、冰岛、丹麦、挪威、瑞典和芬兰)将隔着漂浮的海冰与俄罗斯联邦对决。建造破冰船的竞赛已经打响并且正在进行,而只拥有一艘规模适于航海的破冰船的美国处在了落后的位置。

    最为糟糕的是,有越来越多的呼声要求我们实现对核武器看法的“正常化”。俄罗斯将继续打核武牌。美国继续升级其武库并且正在开始谈论利用海上发射导弹投送战术核武器——这将使目标国难以分辨常规攻击和核攻击。这是一个打破平衡的错误。

    所有这一切,加上新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以及7000亿美元防务预算和计划对外交、发展和对外援助进行30%的削减,使得任何观察者都会产生这样一种感觉,即我们正在为一场大国战争制造依据。我们能为避免滑向一场具有潜在毁灭性的全球冲突做些什么?

    更好地聆听。各方领导人在慕尼黑会议上各说各话的情景,强化了减少通信路径的“发射侧”以便有利于接收更多信息的需要。在慕尼黑,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和乌克兰总统彼得罗·波罗申科以完全相反的方式描述乌克兰东南部的战争。波罗申科把一面破旧的欧盟旗帜当作斗篷一样挥舞,恳求欧洲为了他的国家“保持门户开放”。拉夫罗夫则温文尔雅地把责任都归咎于北约。谁都没有听到对方的一个字。修复这种断裂不能仅仅通过正式的外交渠道,还要通过借助于学术机构、智库、会议、体育外交和其他软性途径的“第二轨道”外交。而且尽管人们有时对联合国失望,但它至少提供一个进行谈话的有凝聚力的论坛。大概是丘吉尔曾经说过,喋喋不休的争论总好过战争。他说得对。

    致力于军备控制。所有国家在军备控制上都有既得利益,军控减少开支、建立信任和增加透明度。尽管多项主要努力陷入停顿,包括限制战略武器系列条约的后续,但是我们可以开始进行有关海上巡逻和互动、减少军机相撞可能的程序、北极地区非军事化以及管控基于太空的进攻性系统等问题的相对“微观”的讨论。

    加强反核扩散。美国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说过,根本不存在战术核武器这样的东西。核大国必须联合起来以避免让更多国家加入核俱乐部。这将要求情报分享、阻断放射性材料、禁止核知识和科学家的旅行以及联合国制裁的组合。最终,我们很可能能够化解任何的常规对抗:一旦冲突变成核冲突,它可能变得无法遏制。

    当马克思说,历史总是在重复自己,先是作为悲剧、然后是作为闹剧时,他的意思是不从先前的失误中吸取教训将是令人可笑的——这里指的是一个世纪前的错误。克拉克在《梦游者》一书中相当明确地预见了正在朝我们走来的东西,他写道:“自从冷战结束以来,全球两极稳定体系已经让位于更加复杂和不可预测的力量阵列,包括衰落的帝国和崛起的大国。”

    慕尼黑安全会议主席、德国外交官沃尔夫冈·伊辛格以简单的一句话概括了这种状况,他说,“世界已经更加接近于发生重大国家间战争的边缘——太接近了”。这又与1914年的情形相似——不同的是我们现在拥有核武器。(编译/曹卫国)


上一篇:腾讯游戏收入、业务净利双双下滑  
下一篇:没有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